苏久林保险网

中国人寿
保险岛钻石顾问

扫一扫二维码
查看微站

首页>保险资讯>时隔一年 深圳鸿志软件终获批入股国联人寿

时隔一年 深圳鸿志软件终获批入股国联人寿

2019-11-02 08:52:45 分类:人寿险    

  近日,国联人寿变更股东的申请终于得到了银保监会的批复。

  批复公告称,同意深圳市鸿志软件有限公司(下称“深圳鸿志软件”)通过公开竞拍获得国联人寿合计2亿股股份,对应的持股比例为10%。此外,江苏天地龙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江苏天地龙集团”)和江苏天地龙线材有限公司(下称“江苏天地龙线材”)不再持有国联人寿股份,退出股东行列。

一年等待

  淘宝买主终可“签收”

  早在2017年12月12日,国联人寿的新股东深圳鸿志软件就已通过淘宝竞拍拿下了国联人寿10%的股权,这些股权原先由江苏天地龙集团和江苏天地龙线材持有,股本数分别为5000万股和1.5亿股。

  记者查询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信息发现,国联人寿这10%股份当时以2.284亿元的价格成交。

  此次转让事起江苏天地龙集团和江苏天地龙线材破产清算,两家公司合计钟泄??耸俚?亿股股份被宜兴市人民法院拍卖,拍卖途径为淘宝平台的司法拍卖。

  时隔一年后,此次股权转让终于尘埃落定,深圳鸿志软件成为国联人寿并列第五大股东。

  公开资料显示,深圳鸿志软件的母公司是深圳市科陆电子(行情002121,诊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科陆电子”),科陆电子是一家综合能源服务商。2017年报显示,科陆电子净利润4.59亿元,同比增长68.75%,扣非净利润-0.55亿元,同比减少182.79%。

  国联人寿方面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此次股东变更事宜,公司一直予以高度关注和持续推进。在中国银保监会的支持和指导下,此次股权变更进展顺利,将对公司未来发展产生积极推进作用。

  国联人寿2018年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显示,江苏天地龙集团、江苏天地龙线材还未退出股东位置,显示为已被司法拍卖。

2018年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

  相关信息显示,江苏天地龙集团、江苏天地龙线材属于关联企业。2015年6月,江苏天地龙企业破产清算组正式接管天地龙相关企业,天地龙线材也随之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国联人寿开业后没多久,发起股东江苏天地龙线材和江苏天地龙集团就把持有的全部股权质押给了国联信托。国联人寿2016年召开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时,两家企业已经破产清算状态,并缺席股东大会。后2017年被迫破产清算。

  对此,国联人寿相关人士回应《国际金融报》记者称,国联人寿创立大会召开于2014年,天地龙集团与天线龙线材入股时经营正常,经监管部门审批成为国联人寿股东,并依法积极履行股东义务。后期破产是其自身经营中出现的问题,对国联人寿的正常经营并没有产生实质性影响。

  一波三折

  股权变动后续未卜

  国联人寿于2015年获批开业,注册资本20亿元,是一家地方系险企。当时由无锡市国联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无锡灵山文化旅游集团有限公司、无锡市交通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无锡报业发展有限公司、江苏天地龙线材有限公司、江苏开源钢管有限公司、江苏天地龙集团有限公司等10家公司共同发起筹建。

  成立仅4年,国联人寿就已经历多次股东变动。

  除本次获批的变动外,2016年,江苏开源钢管有限公司向无锡万迪动力集团有限公司转让了5000万股股份,此次变动已获批。

  还有一次是2017年9月,无锡报业发展有限公司向宁波市金润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下称“金润资产”)转让国联人寿股份共计2.4亿股,占股份总数的12%。金润资产是银泰集团在浙江省唯一的以创新投资为主题的资本运作平台,致力于实业投资、股权投资、资产管理、上市策划等资本与增值服务。

  没想到2018年7月3日,银保监会下发了不予许可国联人寿变更股东的批复,否了这一事项。批复指出金润资产一方面未按要求提供2017年审计的财务会计报告;另一方面存在利用同一笔资金循环出资的可能。

  该事项后续会如何处置?国联人寿回复《国际金融报》记者称,关于无锡报业发展有限公司股权转让一事,公司尊重股东依法依规处置股权的权利,同时完全尊重并高度重视有关监管决定,第一时间将文件转告股转双方及全体股东。公司将认真落实监管决定,按照《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的要求,协调股东依法合规强化股权管理。

  转型阵痛

  “新生儿”何时迎春天

  股权变动频繁的同时,国联人寿董事长和总经理人选也频繁更换。

  从筹备之初的拟任董事长王锡林到开业后正式批准上任的华伟荣,再到之后上任的丁武斌;总经理也从冯乃宪变为刘清欣,而刘清欣也在2017年4月辞职,目前尚未有人接替。

  对此,国联人寿回应《国际金融报》记者称,“遵循市场化的规律,公司一直在积极推进总经理一职的招聘工作。”

  在2015年开业当年,国联人寿就取得了1632.54万元的盈利,但这业绩却全靠彼时万能险的“撑腰”。自2016年3月,原保监会下发《关于规范中短存续期人身保险产品有关事项的通知》,一时风光都好似“雨打风吹去”。

  2016年,国联人寿净利润遭遇“滑铁卢”,亏损1.04亿元;2017年亏损1.58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亏损2.72亿元。

  从保费收入构成来看,该公司正在经历转型阵痛。2015年,国联人寿保户储金与投资款缴费13.35亿元,2016年降至4.54亿元,2017年进一步下降到1.01亿元。2018年1至11月,该公司累计取得原保险保费收入17.44亿元,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4472.16万元,二者相加规模保费收入为17.88亿元。万能险比例大幅下降。

来源:2018年1-11月人身保险公司原保险保费收入情况表

  接下来,国联人寿将会如何进一步寻求转型?

  国联人寿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近年来,国联人寿始终围绕“保险姓保”的导向,尊重市场与行业的发展规律,推动业务发展模式转型,从规模型增长转向价值型增长,并在产品设计、渠道建设等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目前正在积极推进之中。

相关资讯